JIA

SONGS 2016.10月号堂岛孝平夸KK PART

天使が消えた街:




——堂岛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KinKi Kids有联系的呢?




「最初给他们提供歌曲是在2000年,所以也就是16年前吧。是收录于『D album』的『Misty』」




——在这次的采访中刚桑也说了“自己和光一都十分喜欢『Misty』”。像这首歌的平衡感其实并不多见呢。




「嗯,好像是的。当时KinKi的制作方的工作人员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现在回头想想,那首歌也许是很重要的一个点呢」




——『Misty』这首歌是以KinKi两个人演唱的前提来创作的吗?




「不,不是的。最开始这首歌是写给自己的,结果给KinKi唱了以后,莫名觉得无比亲切合适。突然要说我自己的事了不好意思,2000年时正是我出道6年左右的时候,正是思考“要怎样获得别人对自己的认可”的时候。在那个时间点『Misty』获得了好评,感觉就像获得了刚君,光一君“很好!很有才华!”这样的认可一样」




——而实际上与刚桑和光一桑见面是?




「大约在那一年半之后吧。被作为『堂本兄弟』的乐队成员叫过去,那时第一次在摄影棚里见面。那时他们的打招呼就是“啊,你好”这种程度的很羞涩的感觉(笑)。之后我成了节目的常规成员,一个月有了一次两次的见面机会」




——在那之后你也一直持续地为他们提供着歌曲,而在实际创作的时候有没有刻意意识着这是给KinKi Kids写的歌呢?




「也许你会觉得意外也说不定,但其实我很注重“不去刻意配合KinKi”这一点。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是“亲和性会自己生出来”了(笑),也因此更加注意“不能过于契合他们”,我是以与一直以来的KinKi的颜色稍有不同的东西,或者是“要是做这个的话会很帅气吧”的感觉去创作的。怎么说呢,我认为“无论做什么都是KinKi Kids”这一点实在很帅气。如果只是配合一直以来的印象的话,他们本人也不会觉得有意思,所以我就选择以比现在向前多两步的感觉去提供」




——原来如此。这次的『N album』是怎样的经过得以参加进去的呢?




「很早之前刚君就对我说“希望堂岛君可以参与进来”。最近几年也从光一君那里接到了“希望堂岛君可以给我们写几首适合跳舞的曲子啊”这样的希望,就是这样顺理成章地这次参与进去了吧」




——制作是从最开始的搜集歌曲就开始参与了吗?




「是的。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们也聚集在一起,我也去找了认识的人一起收集歌曲。全部大概收集了有一百多首吧?从中开始大致的挑选,首先是要他们两个去听的。就在那同时我也说了“我也会参加这次的专辑制作”。光一就说了一句话。他说“请堂岛君按自己喜欢的去做就好”」




——他很信赖您啊。




「不不。刚君很热情地和我聊了两个小时呢。关于怎样才能让KinKi变得更好他说“想快乐地去做呢”」




——堂岛桑说了什么呢?




「我啊…。我说了“希望获得更大的人气”这样的话(笑)」




——是希望KinKi Kids能有更大的人气的意思吗?




「是的。我真的觉得KinKi很厉害,应该被更多地认可。虽然现在也有很多有人气的组合,但是不能忽视那两个人的能力啊,真的。说得再具体些就是——我这些话也想直接对他俩说的——我认为最近几年他们有很多哀愁路线的曲子,我认为这次的专辑不纠结于那一点也可以的。我在制作之前,把从『A album』到现在的左右专辑又都听了一遍,他们越来越有实力,歌曲本身也有说服力,作为听后感想的歌曲重量也有所增加。我自己也有过这方面的感触,随着经验的愈加丰富,歌曲的重量也在增加,因此显得变得沉重起来。所以这次,我想尝试着将中心提高。通过增加轻快的部分,去表达与之相反的深刻,我想通过这样也可以表达出KinKi的本质」




——『N album』确实很pop呢。有一种很灵巧的感觉。




「嗯,是这样的。不过,也不是让他们勉强去装作小年轻的样子。本来这就是两个最不擅长勉强的两个人嘛(笑)」




——专辑的主题也是“naked”“natural”嘛




「不过,只要站在舞台上他们两个就会自然而然发出光彩不是吗。仅靠两个人在东京巨蛋撑起三个小时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好吗(笑)。而他们就可以好像很理所当然一样地做到,而那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理所当然啊。我很想在这次的专辑中体现出“KinKi可以很普通地做到的事其实很厉害啊!”」




——原来如此。




「如果学会了做什么事,即使那其实是很厉害的事,对自己来说也可以变成“普通”对吧。比如就算被外国人夸奖“你筷子用得真好”,也会回答“不不,这很普通”对吧(笑)。但是对于外国人来说就很“厉害”了,我想正是因为不知道不了解才会诞生冲动与感动。虽然KinKi Kids现在已经变成了“理所当然的存在”,但是如果将他们“变成理所当然的理由”像年轻人传达的话,一定可以获得更多的人气的。应该说是希望别人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厉害吧…。不过,他们两个人的强大,无论有没有被别人发现都是不会有所改变的,有着去做应该做的事的一贯性」




——堂岛桑参与作词作曲的歌曲也成为了专辑的主轴。特别是第一首歌的『naked mind』与最后一首的『なんねんたっても』是很重要的。




「『naked mind』是由我负责作词和编曲,我认为首先要把“N”有关的单词加入进去。“naked”是我的一个想法,不单是清洁感,还有“只带着现在所有的东西,从这里开始向前进就好”的意思。歌中的主人公被解放,向着新世界前进。而『なんねんたっても』其实我曾经唱过。2013年的巡回上曾作为“新曲”在安可上唱过一次,想等正式唱的时候重新好好写歌词。但是不知怎的就是写不好,就这么放起来了。这是一首讲“有永不褪色的记忆真好”的歌,但是却无法好好地用歌词表达出到底为什么不会褪色…。之后就连有过这首歌都忘了(笑),然后想着KinKi的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有这首歌,一下子就写好了,想着“应该相信这个”。想为成年人写出一首“大家的歌”,也有现在的KinKi就能做到了吧的感觉」




——听说您这次制作中也去看了他们录音,您认为刚桑和光一桑各自的声音魅力在哪里?




「我认为KinKi Kids是日本史上最好的双人组合。首先,他们两个人有着各自很鲜明的性格。光一君的声音很清晰,像是那一小节的开始直到最后都好好负起责任来的感觉。而刚君的声音则是轻轻地渗进人心中,赋予了那段旋律中的故事以灵性。有着即时的能量的事光一君,他来铺好路,在此之上刚君负责感动心灵的部分。最厉害的是,当刚君和光一君两个人一起唱歌的时候,听上去却好像是一个人的声音」




——当二人一起唱歌,就会诞生出名为KinKi Kids的人格。




「嗯,我这样认为。而这不是我们能够看透的事…因为,从十二三岁开始,他们至今已经在一起25年了对吧?一直都在对方身边,唱着歌。我真的认为这是在那过程中才能诞生的东西。真的是,真的会被感动的,如果听他们2人的歌的话。虽然就算对他俩说他们也只会说“好啦好啦,不要说这种话啦”(笑)」




——(笑)。说起来堂岛桑,之前发了内容为“KinKi Kids Forever”的推特吧。




「是的。那是在专辑制作过程中最后一首制作的曲子完成之时,真的非常感动。那是刚君和我一起作曲的『陽炎~Kagiroi』,我也有自己的演出,那天就没有去看他们录音。然后当天晚上,我听到发过来的他们录好的成品,不由自主地想“KinKi太伟大了!”。将歌曲打乱组合的魅力,特别是轮唱时无与伦比的配合尤其突出,可以说“KinKi Kids,就在这里”。而且,我可以感受到两个人都是一边想着“有这样的歌很好”去唱的。那已经“真的是KinKi Kids Forever”了」




——确实如此!




「而与之相反『なんねんたっても』则是安排他们从头合唱到尾。我听早期的『A album』的时候,能够好好唱出和声之前的KinKi,超级可爱!,那时的合唱真是伟大啊。而现在有了成长,增加了实力,但是现在也希望他们可以像这样合唱」




——最后可以告诉我您对之后的KinKi Kids还有什么期待吗?




「纠结于“这才是KinKi的风格”这种事两个人都不喜欢,我也很讨厌。正因为出道至今尝试了各种风格才构建出了现在的KinKi,从今以后也要珍惜新的灵感。选择歌曲的方法,专辑的制作方法,说得再深一点的话,作为人也是,“这样很有趣”这样的心情越多越好。从今以后的KinKi Kids一定可以诞生出更多更多这样的内容吧」

评论

热度(164)

  1. Itsumi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翻譯!!!!
  2. 尽不相逢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转载了此文字
  3. Junki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