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

甯日野荊:

舊文,寫於長野博婚訊後。






----------




關於結婚。


 


我捫心自問,他們如果和女人結婚,我絕對會哭的。打從心底深處,失戀一樣流淚。但怪的是我一點也不擔心他們是否終究要讓我流淚。而如果他們終究讓我流淚,我也不會從他們的糾葛中畢業。


 


我回不去普通單純的團飯。大概如同他們很難是普通單純的相方。結婚這個劇本對我造成的是心痛不是失望。不是不能為他們歡喜,而是歡喜之中,知道在另一面就是另一人的孤獨,即使兩人各自有所歸屬也無法抵消。


 


記得十年前 ftr跟拓郎桑對談,剛想像光一先生結婚的景況。他說,相方如果找到了另一半,有煩惱的時候、跟太太之間不妙的時候都可以來找他商談,他「把自己放在這個位置上」。




姑且不論光一找剛做人生相談的可能性到底多低,這麼多年,剛所想像的「這個位置」始終不變,令人驚心。他難道長時間在為某個女子的出現做著準備嗎?他在等什麼時候要失去這個人,而當那個時刻來臨,他要自己準備好,能夠微笑著把光一人生伴侶的角色交接出去。而他竟寧可這樣漫長地準備,也無法乾脆放手離去。他還想著或許可以退到遠方,如果只是遠遠的,是不是就能保有一個位置呢。「世上不是也有那種在遠處靜靜守護的愛嗎?」他問。




他們這輩子是完了。聽到他這麼說時我默默地想。就算結婚,他們仍是無救、無從解套。對方無可取代,將永遠佔據心裡最特別的位置。而如果男人有一個無可取代,永遠佔據心裡最特別位置的人,女人會知道的。嫁給他們的人因此若不是心靈極端粗糙,就是為愛把自己弄得淒慘,死無葬身之地的女子。前者觸不到剛先生,後者他不忍折磨。




另一位Domoto。過去他或許曾用粗枝大葉的形象包裝自己,貌似對女人不著頭緒。但近年堅壁清野,連努力的必要性也在消散。他可能籠統地喜歡著女人,生理性的喜歡。想要家庭也是真的。光這樣其實已經構成了結成婚的條件。但以目前看來,他最好的感情已給了出去,不管這份感情到底算是什麼,都已經拿不回來。愛的名份、性向的界定沒有意義,因為無人能取代此生已經長久付出的那個人。


 


如果這不叫愛的話。不愛就不愛吧。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翔腿颓_:

時雨不沢:



嗯,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愛を見失ってしまう時代だ。

divewet:

今天开会无聊刷刷lofter时不小心被误伤,看着写了一半的夏巡感想,利用午饭时间,写下了以下的话。

如果按照撒钱算,我是在KK十周年后的第一个年头入坑,时间不长,但也有七、八年了。那时还是学生,现在已经出入社会好几年。曾经因为KK相识,成为闺蜜的朋友,都已然结婚生子。

七月份出消息的时候,我给朋友说,是时候毕业了。错过了紧急夏巡,这一次不想再错过,也到时机,给有KK陪伴的这段时光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十五周年时,坑底寂寞如雪,看着屏幕前kochan写的看板:“明明是十五周年……”,看着tsuyo在LF里无奈的文字,只就觉得一阵委屈与心酸。

WB上撕的一片腥风血雨,因为KK只有两人,反正不是光一错就是刚错,总有一方被指责,来来去去无非就是那些从二十一世纪前就在说的所谓黑点。无趣,甚至让我忘了最初喜欢他们的理由。因此弃号,重新开了新号。原谅我偶尔的浮气,没坚持住,爬向了欧美圈。

不再向曾经那样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但始终明白,有饭的支持,他们才可能继续。所以即使是爬墙,只要发了新单新专也会去支持。

朋友经常说我怎么爬墙了还这么真爱,但在看了光一那篇充满争议的报道时,我沉默了很久。真爱这个词用在我身上仿佛是讽刺。

至今为止满负内疚。很后悔,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

曾经也有过不解与质疑,可出社会这些年,才明白,除了违法犯罪,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鲜明的对错之分。有的只是在无奈与现实下的委曲求全。

所以后来不管在哪个饭圈,面对争吵,都看得很淡,只觉得可笑。

FTR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内忧外患,选择了坚持。而我却轻易的放弃了。

他们背后经历了些什么,承受了什么,争取了什么,是根本无法想象的。20多年过去了,多少次恶意的曲解,多少次解散的报道,他们都坚持下去了。

这些天自己工作上发生了一些事情。苦恼了很久,昨天才想通,在朋友圈写下“放弃,很容易。坚持,很痛苦。而人往往会让自己过得轻松……”

明白他们想放弃的心情,所以才更敬佩他们坚持下去的勇气。

作为神七饭,今年初SMAP解散第一次消息放出时,我刚好去广州玩,见了认识快五年的S团基友,她说,今年有钱也不一定能撒出去了。且看且珍惜吧。

对事务所早已心寒,有些事情也在内心发酵变质。结束吧,这样想着。于是,抱着毕业的心情去看con。

同样是札幌,2014年年末,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去S团的con,成了一生的遗憾。
2016年却阴差阳错的从大阪跑来札幌看KK con。

第一天,坐在stand最后一排。唱爱聚时,舞台下方灯光全暗,聚光灯打在他们二人身上,观众席的手灯像是点点星光在闪烁,围绕在他二人身边。我看呆了,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

一直很讨厌KK是世界上最美的童话这种说辞,觉得这句话特别矫情。
但那一瞬间,我真的置身梦境,置身童话世界。
那一刻,时间都好像停下来了。

第二天,坐在arena A正中间第六排,看到非常清楚,FTR说话时,二人像是形成了结界,都说kochan歪脖子,tsuyo也没给几个正脸,FTR眼神举止里全是对彼此的关怀与信任。氛围特别温馨自然。如果这样还能被质疑关系不好,那可真的是眼瞎了。

在tsuyo唱着街的时候,呆滞了。那瞬间世界仿佛只剩下我和舞台上的他。
看着蓝色灯光下的努力高歌着的人,突然间想起来最初喜欢他们的原因,是那么简单与纯净。

“这是一个迷失了爱的时代,
这是一个必须自我保护而活下去的时代,
但是为了保护某些事物,
让爱因此牺牲未免太笨拙。”

是我们想复杂了。是我们把事情搞复杂了。

爱,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感情啊。

在人生中最低谷的时候,是他们的歌陪我度过的,是堂本刚高唱的爱拯救了我,是堂本光一一生悬命的精神感染了我。

是KinKi Kids两个人,给了我努力前行的理由与动力。

所以,为什么我不能把最单纯的爱回报给他们呢?

我很庆幸,参加了KK 20周年巡演。
这次不是毕业,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终于明白了,该如何好好的爱着他们。
远离一切纷争,单纯的相信,力所能及的去支持他们就足够了。

工作后,心更偏重家人与工作,不再像当初上学时饭的那样狂热,也许随着时间推移,总有一天我终将离开。

但我会永远记住,有你们陪伴的这段时光;永远记住,喜欢着的你们和喜欢着你们的自己。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的坚持。

SONGS 2016.10月号堂岛孝平夸KK PART

天使が消えた街:




——堂岛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KinKi Kids有联系的呢?




「最初给他们提供歌曲是在2000年,所以也就是16年前吧。是收录于『D album』的『Misty』」




——在这次的采访中刚桑也说了“自己和光一都十分喜欢『Misty』”。像这首歌的平衡感其实并不多见呢。




「嗯,好像是的。当时KinKi的制作方的工作人员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现在回头想想,那首歌也许是很重要的一个点呢」




——『Misty』这首歌是以KinKi两个人演唱的前提来创作的吗?




「不,不是的。最开始这首歌是写给自己的,结果给KinKi唱了以后,莫名觉得无比亲切合适。突然要说我自己的事了不好意思,2000年时正是我出道6年左右的时候,正是思考“要怎样获得别人对自己的认可”的时候。在那个时间点『Misty』获得了好评,感觉就像获得了刚君,光一君“很好!很有才华!”这样的认可一样」




——而实际上与刚桑和光一桑见面是?




「大约在那一年半之后吧。被作为『堂本兄弟』的乐队成员叫过去,那时第一次在摄影棚里见面。那时他们的打招呼就是“啊,你好”这种程度的很羞涩的感觉(笑)。之后我成了节目的常规成员,一个月有了一次两次的见面机会」




——在那之后你也一直持续地为他们提供着歌曲,而在实际创作的时候有没有刻意意识着这是给KinKi Kids写的歌呢?




「也许你会觉得意外也说不定,但其实我很注重“不去刻意配合KinKi”这一点。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是“亲和性会自己生出来”了(笑),也因此更加注意“不能过于契合他们”,我是以与一直以来的KinKi的颜色稍有不同的东西,或者是“要是做这个的话会很帅气吧”的感觉去创作的。怎么说呢,我认为“无论做什么都是KinKi Kids”这一点实在很帅气。如果只是配合一直以来的印象的话,他们本人也不会觉得有意思,所以我就选择以比现在向前多两步的感觉去提供」




——原来如此。这次的『N album』是怎样的经过得以参加进去的呢?




「很早之前刚君就对我说“希望堂岛君可以参与进来”。最近几年也从光一君那里接到了“希望堂岛君可以给我们写几首适合跳舞的曲子啊”这样的希望,就是这样顺理成章地这次参与进去了吧」




——制作是从最开始的搜集歌曲就开始参与了吗?




「是的。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们也聚集在一起,我也去找了认识的人一起收集歌曲。全部大概收集了有一百多首吧?从中开始大致的挑选,首先是要他们两个去听的。就在那同时我也说了“我也会参加这次的专辑制作”。光一就说了一句话。他说“请堂岛君按自己喜欢的去做就好”」




——他很信赖您啊。




「不不。刚君很热情地和我聊了两个小时呢。关于怎样才能让KinKi变得更好他说“想快乐地去做呢”」




——堂岛桑说了什么呢?




「我啊…。我说了“希望获得更大的人气”这样的话(笑)」




——是希望KinKi Kids能有更大的人气的意思吗?




「是的。我真的觉得KinKi很厉害,应该被更多地认可。虽然现在也有很多有人气的组合,但是不能忽视那两个人的能力啊,真的。说得再具体些就是——我这些话也想直接对他俩说的——我认为最近几年他们有很多哀愁路线的曲子,我认为这次的专辑不纠结于那一点也可以的。我在制作之前,把从『A album』到现在的左右专辑又都听了一遍,他们越来越有实力,歌曲本身也有说服力,作为听后感想的歌曲重量也有所增加。我自己也有过这方面的感触,随着经验的愈加丰富,歌曲的重量也在增加,因此显得变得沉重起来。所以这次,我想尝试着将中心提高。通过增加轻快的部分,去表达与之相反的深刻,我想通过这样也可以表达出KinKi的本质」




——『N album』确实很pop呢。有一种很灵巧的感觉。




「嗯,是这样的。不过,也不是让他们勉强去装作小年轻的样子。本来这就是两个最不擅长勉强的两个人嘛(笑)」




——专辑的主题也是“naked”“natural”嘛




「不过,只要站在舞台上他们两个就会自然而然发出光彩不是吗。仅靠两个人在东京巨蛋撑起三个小时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好吗(笑)。而他们就可以好像很理所当然一样地做到,而那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理所当然啊。我很想在这次的专辑中体现出“KinKi可以很普通地做到的事其实很厉害啊!”」




——原来如此。




「如果学会了做什么事,即使那其实是很厉害的事,对自己来说也可以变成“普通”对吧。比如就算被外国人夸奖“你筷子用得真好”,也会回答“不不,这很普通”对吧(笑)。但是对于外国人来说就很“厉害”了,我想正是因为不知道不了解才会诞生冲动与感动。虽然KinKi Kids现在已经变成了“理所当然的存在”,但是如果将他们“变成理所当然的理由”像年轻人传达的话,一定可以获得更多的人气的。应该说是希望别人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厉害吧…。不过,他们两个人的强大,无论有没有被别人发现都是不会有所改变的,有着去做应该做的事的一贯性」




——堂岛桑参与作词作曲的歌曲也成为了专辑的主轴。特别是第一首歌的『naked mind』与最后一首的『なんねんたっても』是很重要的。




「『naked mind』是由我负责作词和编曲,我认为首先要把“N”有关的单词加入进去。“naked”是我的一个想法,不单是清洁感,还有“只带着现在所有的东西,从这里开始向前进就好”的意思。歌中的主人公被解放,向着新世界前进。而『なんねんたっても』其实我曾经唱过。2013年的巡回上曾作为“新曲”在安可上唱过一次,想等正式唱的时候重新好好写歌词。但是不知怎的就是写不好,就这么放起来了。这是一首讲“有永不褪色的记忆真好”的歌,但是却无法好好地用歌词表达出到底为什么不会褪色…。之后就连有过这首歌都忘了(笑),然后想着KinKi的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有这首歌,一下子就写好了,想着“应该相信这个”。想为成年人写出一首“大家的歌”,也有现在的KinKi就能做到了吧的感觉」




——听说您这次制作中也去看了他们录音,您认为刚桑和光一桑各自的声音魅力在哪里?




「我认为KinKi Kids是日本史上最好的双人组合。首先,他们两个人有着各自很鲜明的性格。光一君的声音很清晰,像是那一小节的开始直到最后都好好负起责任来的感觉。而刚君的声音则是轻轻地渗进人心中,赋予了那段旋律中的故事以灵性。有着即时的能量的事光一君,他来铺好路,在此之上刚君负责感动心灵的部分。最厉害的是,当刚君和光一君两个人一起唱歌的时候,听上去却好像是一个人的声音」




——当二人一起唱歌,就会诞生出名为KinKi Kids的人格。




「嗯,我这样认为。而这不是我们能够看透的事…因为,从十二三岁开始,他们至今已经在一起25年了对吧?一直都在对方身边,唱着歌。我真的认为这是在那过程中才能诞生的东西。真的是,真的会被感动的,如果听他们2人的歌的话。虽然就算对他俩说他们也只会说“好啦好啦,不要说这种话啦”(笑)」




——(笑)。说起来堂岛桑,之前发了内容为“KinKi Kids Forever”的推特吧。




「是的。那是在专辑制作过程中最后一首制作的曲子完成之时,真的非常感动。那是刚君和我一起作曲的『陽炎~Kagiroi』,我也有自己的演出,那天就没有去看他们录音。然后当天晚上,我听到发过来的他们录好的成品,不由自主地想“KinKi太伟大了!”。将歌曲打乱组合的魅力,特别是轮唱时无与伦比的配合尤其突出,可以说“KinKi Kids,就在这里”。而且,我可以感受到两个人都是一边想着“有这样的歌很好”去唱的。那已经“真的是KinKi Kids Forever”了」




——确实如此!




「而与之相反『なんねんたっても』则是安排他们从头合唱到尾。我听早期的『A album』的时候,能够好好唱出和声之前的KinKi,超级可爱!,那时的合唱真是伟大啊。而现在有了成长,增加了实力,但是现在也希望他们可以像这样合唱」




——最后可以告诉我您对之后的KinKi Kids还有什么期待吗?




「纠结于“这才是KinKi的风格”这种事两个人都不喜欢,我也很讨厌。正因为出道至今尝试了各种风格才构建出了现在的KinKi,从今以后也要珍惜新的灵感。选择歌曲的方法,专辑的制作方法,说得再深一点的话,作为人也是,“这样很有趣”这样的心情越多越好。从今以后的KinKi Kids一定可以诞生出更多更多这样的内容吧」

為何有一種坂長的既視感
(不過這應該會是個虐

獻給最愛的你

第一篇文獻給大野智

 
 

剛開始看到時心裡悶悶的
不知道要怎麼說的心情
第一個是怪罪自己為何要點進去
影響自己的心情,想哭而哭不出來的感覺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
而今天看到滿天的新聞消息
才發現自己差點和那些激進的人一樣要崩潰

 
 

自己想了一天,想了很多
最後看到很多人的文章,決定打出自己的心情
還有提醒自己應該成熟的心

 
 

喜歡一個人,是多麼奇妙
看到他就很開心
有新的消息就可以興奮一整天
但是還是需要搞清楚自己的立場
並不是人家多溫柔就可以予取予求

 
 

有時候多希望他們只是普通人
不要背負這麼多期望
不要為了這麼多人的目光而把自己搞的很累
這麼多年他們無怨無悔
十週年的時候,相葉雅紀只說了
“我們走的路並沒有錯”

 
 

即使面對強大的壓力
他們仍是笑臉迎人
他們仍互相扶持
而粉絲喜歡的不就是這樣的他們嗎?
為什麼明明是喜歡,卻扭曲了呢?

 
 

我真的覺得他們人很好,修養極佳
我看過許多藝人,走紅後不是吸毒就是私生活不簡點
而他們,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藝人
也是讓我對藝人改觀的人
他們對粉絲多麼珍惜
從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不是嗎?
能這麼為粉絲而活的人,我也會這麼愛他們

 
 

據我所知,傑尼斯並沒有禁愛令
他們自由讓藝人發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又是傑尼斯的一個風格
所屬的公司都沒有限制
我們到底憑什麼?

 
 

一直很不喜歡看娛樂八卦
看了也只是“哦是哦”這樣
到底藝人的私生活關我們什麼事?
他們沒有殺人放火吸毒做壞事
他們也是這個社會的公民
不是應該能保有自己的隱私?

 
 

演唱會就要開始了
只希望這件事情不要影響到他的心情
這麼一個溫柔的人
即使每天都很睏很想睡
但我很清楚他的能力
而他就是這麼得觀眾緣
喜歡他即使在節目上睡著,也是讓人大爆笑
喜歡しやがれ改版後他的單元
喜歡骨子裡是個大男人,為了大局卻是第一個下跪
很多很多喜歡,說都說不完

 
 

但是,我更喜歡看到他幸福的表情
喜歡他在夏威夷幸福的笑容

 
 

希望大家給予的是祝福和包容
每個人都有戀愛的權利
祝他過得幸福
祝他可以遇到對的人且他一起過下輩子
祝他每天開開心心
他已經付出太多了

 
 

希望他不要覺得對不起誰而哭
我會在他們的結婚式大跳愛を叫べ祝福他們的
期待看到下一代的嵐
而那時的我帶著孩子繼續瘋嵐

 
 

講太多了,一團糟的文,複雜的心情也平復了一點
好了各位,快去找各自的另一半吧
不要在妄想嫁給偶像了哈哈哈哈哈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